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 – 納蘭性德

這篇 " 木蘭花令 擬古決絕詞 " 是  納蘭性德最有名的一首詩
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 更是流傳一時的佳句~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木蘭花令 擬古決絕詞 – 納蘭性德

人生若只如初見,
何事秋風悲畫扇?

等閑變卻故人心,
卻道故人心易變。

驪山語罷清宵半,
淚雨零鈴終不怨。

何如薄倖錦衣郎,
比翼連枝當日願。
 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納蘭性德:清詞人,原名成德,字容若,號楞伽山人,滿洲正黃旗人。

 譽為「清初第一詞人」,為大學士明珠之子,康熙進士﹐官一等侍衛。
生於順治十一年〔1655〕,納蘭善騎射,好讀書。
詞以小令見長,多感傷情調,間有雄渾之作,也能詩。
 
所作『格高韻遠,極纏綿婉約之致』,藝術造詣頗高。
悼亡諸詞,一字一句,更是感人尤深。
納蘭詞在努力轉變元明庸弱的詞風上起了一定的作用。
他於康熙二十一年〔1685〕得急病死,年僅三十一歲。有《通志堂集》。
詞集名《納蘭詞》,有單行本。又與徐乾學編刻唐以來說經諸書為《通志堂經解》
 
[翻譯]
如果相愛永遠像初識,
就不會出現婕妤怨秋扇的舊事。
當薄情郎輕易變心時,
男女的感情中本來就會出現這類事。
想當初唐皇與貴妃的山盟海誓猶在耳邊,
卻難熬棧道雨聲鈴聲聲聲怨。
現在我身邊的薄幸錦衣郎,
還不如當年唐明皇許過比翼連枝願。
[鑒賞]
“秋風悲畫扇”:借用漢朝班婕妤的故事。
班婕妤曾是漢成帝的妃子,卻遭到趙飛燕的妒忌、饞害而打入冷宮。
南北朝梁的劉孝焯就曾經寫過《班婕妤怨》:“妾身似秋扇”,於是就用秋扇比喻被遺棄的女子。“驪山”“淚雨零霖”“比翼連枝”:都是講的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故事.
白居易的《長恨歌》已經把這個故事傳頌千古了。
何事西風悲畫扇?–到了秋天,我們夏天用的扇子就捐棄了。
如果遇到對的人,初見的美好印象能長久保留,就沒有“西風背畫扇”的悲劇多好啊。

驪山語罷清宵半,夜雨霖鈴終不怨。
何如薄幸錦衣兒,比翼連枝當日願。 ——楊玉環的愛情納蘭此詞以一失戀女子的口吻譴責負心的錦衣郎。

起句非常新奇,本來兩情相悅,恨不能朝朝暮暮,然而如若知道遲早分離,倒不如保持“初見”時那種若即若離的美好。
然後描繪變心的人往往指責滿懷癡情卻無端被棄的一方首先變心,失戀女子的愛恨情殤可見一斑。

最後引用七夕長生殿的典故,譴責薄情郎雖然當日也曾訂下海誓山盟,如今卻背情棄義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